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浦江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9 09:32:33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浦江白癜风医院,可以治疗白癜风的设备,梁河白癜风医院,四川白癜风好根治吗,巧用太阳光有益于治疗白癜风,大邑白癜风医院,江苏白癜风的病因

葛筱强

  前些日子,任教于吉林大学的石华女士函贶一册中英文对照译著《托马斯·哈代诗歌选译》(时代文艺出版社2016年12月版),为我的书架添了一抹春日的明丽与典雅。这明丽,源于哈代诗句的细腻、真挚与朴素;这典雅,则源于石华女士译笔的稳健、清脱与信达。

  哈代之于我,初读其诗篇还是在学生时代,彼时少年多梦幻,对哈代长于结构与叙事的诗仅止步于粗览,对其意境的拿捏之准、情境的营造之思与语境的架构之缜密,并没有太多的感知与体察。随着年龄的增长与阅读和经历的丰富迭加,才日渐对哈代的小说及诗歌有了更为深入的省思与琢磨。读石华女士的这册译诗选本,我时时会有在以往译本里未曾发现与考量的新鲜视角。

  读哈代的诗歌,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他的长篇小说《还乡》,想起小说中作家精细描绘的那片荒原,那片时间概念模糊、过往与现在界限不清的荒原,时而昏暗,时而沉郁,时而在不经意中透出些许让人心境敞开的明亮。在我看来,这片荒原或浓或淡的色彩,似乎也是哈代创作诗歌时的情感底片。作为语言大师的哈代,即使在诗歌写作中也持守着“善于烘托气氛,力争情景交融”这一文本创作的圭臬。而正是哈代笔下这些经得起阅读者推敲、琢磨、品味,让人大呼过瘾的文字,让从事翻译其诗作的译者必须付出艰苦的劳作与“焚膏继晷”的心血。如果说对汉语诗歌写作我们期待和实践着“难度写作”,那么,在译诗这一更为精深的领域中,我们是否也应对“难度翻译”有着更高的瞻望?写诗难,译诗更难,以汉语之美转达英诗之妙,更是一件难上加难的大事情。之于外语,我是一个十足的门外汉,对译诗之苦虽略晓一二,但对其间隐秘的劳苦则不甚了解。而作为一个阅读译诗的人,一个从事汉语诗歌写作的人,期待精准雅致典丽的译诗,自是内心一直渴望与期待的。每当在阅读中逢至会心之处,就会为之击节赞叹,为之低徊吟咏。阅读石华女士翻译哈代的这些诗歌,我看到了她在秉持着前辈翻译家“以顿代步”的成功经验与有效法则的同时,亦有着自己从翻译实践中得来的心得与尝试,这是殊为不易的。如她所讲,在翻译《中秋的夜晚》《收割燕麦时》等诗篇时,就顾及了音步数,而没有押韵,盖因原诗格律较散,她在译述时干脆自由发挥,以期译出现代诗的感觉。我在阅读这几首诗时,就感到了译者笔风忽有跳跃之态,诗行间汉语的光泽表现得更为明显一些,与其他诗篇迥异。

  读完石华女士的这本不算太厚的译著,我想迻用本雅明的一个观点,即“批评是一件道德方面的事。”那么,以我的理解,翻译诗歌也应是一件关乎道德的事,如果一个翻译者译错了里尔克和波德莱尔,或者译错了叶芝或叶赛宁,那么,出错的并不是他的诗歌理解之力和翻译之力,而是他内心的道德感。石华女士在工作之余、生活之隙,以数年之功潜心静气地选译哈代的诗篇。由此,我笃信她翻译哈代诗篇时的心灵是清澈的,思想是朗润的,“毫无花态度,全是雪精神”,她必是以无上的道德感来完成这一译述工作的。石华女士由钟情哈代诗歌到翻译和传播哈代诗歌的过程,实际上也是一个由钟情文明、敬畏文明直到传播文明的过程,她的努力是值得的,她在这一过程也必定获得了他者不曾有过的愉悦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临沂如何治白癜风